上海神光强迫症治疗中心

地址:上海市松江区泗泾镇云顶别墅161号
联系电话:021-22819129
传真:021-22819129
QQ: 475239151
《神光中心疗法》经过10多年的临床研究,神光心理咨询中心的专家小组在充分吸取了行为、认知、脱敏、暴露、满贯、厌恶、森田、暗示、精神分析、人本主义等国内外的各种先进治疗技术的精髓,并在实践中结合心理学、气和学、息念学、意向学、催眠学、中医学、神经链技术、NLP等国际、国内的先进技术,融合出了一套具有中国特色的,国内顶尖水平的心理咨询、心理治疗技术,我们称之为《神光中心疗法》。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来访者心声 >

咨询者来信:我是如何战胜这可怕的冲动的

时间:2015-01-29 11:05 点击:
我今年26岁,来自于一个小城市,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虽然收入不高,在我们当地还算体面。结婚4年,丈夫的工作也比较好,他人缘很好,品德好,对我也比较体贴,夫妻关系比较和谐

  我今年26岁,来自于一个小城市,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虽然收入不高,在我们当地还算体面。结婚4年,丈夫的工作也比较好,他人缘很好,品德好,对我也比较体贴,夫妻关系比较和谐,准备在今年要一个小孩。我们的家庭在当地也算是中等偏上,是很多人羡慕的对象。按理说我应该很快乐,应该生在福中要知福,但最近6年来,我一直生活在恐惧当中,一直没有感到生活带给我的快乐。在单位,在家里虽然我表面上也有笑容,但我知道,这不是发自内心的。我感觉自己被一个魔鬼控制着,这个魔鬼会随时出现在我的生活中,打断我的生活,使我不得不停下生活,被这个魔鬼所奴役。我感到自己的生活是麻木的,自己的身体好像一具行尸走肉。跟家人,跟丈夫说过我的情况,他们都不能理解,以为我是没事找事,我一直在一个人战斗,好累啊……

   在高中时,因为失眠问题,我信了佛教,通过佛让我减轻了很多,以后我一直在看与佛有关的书籍。6年前,我外婆带我去参加了一次基督教的聚会,在会上我感到基督教也非常不错,通过故事,通过唱歌,让我深深陶醉其间,我不知不觉又加入了基督的行列。过了一段时间,外婆对我讲,人只能信仰一种宗教,如果同时信仰两种的话会得精神分裂症的。听了外婆的话,我当时就吓坏了,想让自己专心在一种宗教上。我觉得基督教更有意思,于是就选择了基督。从这开始,我努力排除佛对我的影响,把与佛有关的书籍都锁起来,于是佛渐渐离我远去。可是过了一段时间,与佛有关的东西在我的脑海里开始出现了,我对外婆的话深信不疑:人不能信两种教。这些东西出现在我脑海里时,我非常的害怕,担心他们一直会存在,如果他们一直存在,会跟我的其他信仰有冲突,最终让我得精神。

   我非常恐惧,于是想通过意志的方法,把那些思想驱赶开。当那种思维出来后,我就告诉自己,尽快让他们消失,我不能让他们存在。很奇怪,我越是这样做,这种思想就越频繁,我的意志力越强大,我就越痛苦。我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,我分析可能是我的意志力还是不够,我一直相信意志的力量,我相信只要肯努力,任何事情都可以战胜的。于是在这条路上我越走越远,让自己越陷越深,自己的症状越来越严重。我不知妥协的个性用在其他方面时,无往不利,为什么在这里我一败涂地呢?到后来我才知道,是我用错了方向,如果当时我选择了妥协,可能不会有以后的痛苦,不会有以后的曲折。

   接下来的2年,我一直都生活在这种无言的痛苦中。4年前,我结婚了,新婚的喜悦暂时冲淡了那种痛苦,我很庆幸能找到一个爱我的老公,面对他的体贴,我觉得那种痛苦再也不会回来了。我们一起去海南度蜜月,一起去张家界看山水,我沉浸在幸福中,心想苦日子终于到头了。

   2个月后的一天晚上,我跟老公躺在床上,老公睡的很熟。我无意当中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念头:马上去找把刀,把老公捅几刀。我当时害怕极了,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,我这么爱我的老公,竟然出现了这种可怕的念头,万一我真的冲进厨房,找到了刀,把老公伤害了怎么办?我如果我这样做了,老公可能被我杀死,我也将成为杀人犯,我下半辈子就可能在监狱里度过了,我的父母怎么办?老公的父母怎么办?我想到这些,再也不能入睡了,一个晚上失眠。第二天这种想法还是冒出来了,为了安全起见,我借口说老公的呼噜太大,我睡不着,自己跑到另一个房间去睡了,老公也没发现什么奇怪之处。

   从这开始,我类似的症状就多了起来。我在厨房时,怕自己拿刀伤害自己,以至于我不敢去厨房;怕看到尖锐的东西;我的妹妹有个孩子,经常带到我家来,侄子天真可爱,面对侄子,我又会产生把他掐死的念头;在晚上睡觉时,我怕自己万一跑出去了怎么办?我们家在6楼,我总是担心自己会从楼上跳下来;在街上走路时,我总担心自己万一跑到车道上,跟汽车撞了怎么办;我怕自己在单位工作时,突然放声大笑怎么办?

   这些东西时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,让我产生这种冲动,我很担心万一自己按照这种冲动去做了怎么办?那种后果将会是灾难性的,我每天生活在恐惧中,对那些害怕的东西,我尽量不去接触,我的生活圈子越来越小,我害怕的东西越来越多,生活离我越来越远了。这4年以来,每天强迫冲动都会占据我3-4个小时的时间,这以后,我又会陷入焦虑,抑郁的情绪中,一天天就这么流走了。

   我去院看了一下,生给我的是焦虑症加神经衰弱,给我开了一些抗焦虑的。吃了一段时间的,或许是心理作用,我的心情稍微有些好转,但头脑里面的东西还是在,我知道物对我的帮助不是很大。我去网上查了一些资料,才知道我是一种心理障碍,应该找心理生。我们当地没有太正规的心理生,于是我在网上寻找,在无意当中,找到了上海强迫症治疗医院的网站,由于看到他们只咨询与强迫症有关的问题,还看了他们的一些文章,感觉到跟自己的问题的关联很大,所以试着跟他们联系了一下。

   通过初步沟通,我发现上海强迫症治疗医院的老师在强迫症方面的专业度,好像对我的问题了如指掌,而且也了解了他们的认知观察法,我想应该对我有帮助,最后我接受了他们的。

   文老师首先让我做6天的内观练习,每天练习的内容都不一样,每天晚上我们会交流当天的练习体会,文老师还会给我朗读开示。文老师说内观是一套让我们学会与自己思维,情绪,躯体反应和谐相处的方法,通过这套方法,我们能够解决任何心理问题。内观注重实践的感受,不太看重语音文字,所以实践是最重要的。通过内观让我们学会专注,活在当下,耐心,觉知力,平等心等等。我发现这些都与我的经历很贴切,我的问题是由我自己引起的,是我没有处理好自己与自己的关系,被自己的一些思维,情绪所驱动,最后远离了当下的生活,一直被一些担忧所笼罩。

   当我练习当观察思维时,我体会到了思维的无常的本质,了解到了思维运行的规律:喜欢来去自如,喜欢无拘无束,如果我们遵从了这个规律,那么念头不会影响我们,如果我们去干涉他们,那么他们将会加倍的处罚我们。观察情绪时,也体会到了情绪发生,发展,消亡的过程,同思维一样,情绪也是不由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,情绪也喜欢自由。通过扫描全身,我发现了情绪与行为的关系,当情绪升起时,我们身上会产生反应,这些反应会导致我们的行为,如果我们能够处理好这些反应,行为就能被轻易控制。通过6天的练习,我感觉自己学到了一套新的方法,我觉得这套方法一定能让我走出来,我越来越有信心了。

   后面又进行了几次认知,文老师给我分析,大脑是宇宙中最复杂的东西,有100多亿个神经元组成,每秒会发生100多万次生化反应,这些反应会在我们头脑中形成图形,声音,念头等等,所以头脑中产生任何东西都是正常的,这些只是念头,没有实际意义,这些念头总是不经意间产生,不经意间消亡。我们对这些念头只要做一个旁观者就行了,让他们来去自如,这样就不会对我们有任何影响。这些念头是不会发展成为行为的,因为从念头到行为还有一系列的过程,只要我们阻止任何一环,都会终止,所以没有必要担忧。

   文老师给我讲,光知道理论是没用的,还必须去接受暴露,让我们在经验的层次对这些念头不起反应。文老师帮我把恐惧等级分了级,然后让我从低级到高级一步步暴露。我通过一周的时间克服一种恐惧,让自己的焦虑指数降到30分以下,下周我再进入下一个等级。当我对走在街上怕车进行暴露时,我感觉我的焦虑指数越来越低,最后到了30分以下里 。经过几个月的,我彻底掌握了这套方法,当那些念头再来时,我以游戏的心态,以旁观者的心态去对待他们,渐渐的那些念头再也不能影响到我了。我现在终于找到了梦寐以求的生活状态,每天都活在当下,每天都让自己充实起来。我很庆幸找到了正确的方法,任何问题都有解决的办法,希望广大强迫症者,尽快找到适合自己的办法,找到适合自己的咨询师,尽快从黑暗中走出来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上海神光强迫症治疗中心

地址:上海市松江区泗泾镇云顶别墅161号
联系电话:021-22819129 传真:021-22819129  QQ: 475239151
Copyright © 2002-2021 神光强迫症治疗中心版权所有未经本站书面许可,请勿复制本站内容!
上海强迫症治疗中心官网: http://www.ooxlzx.com
本站由 鹊起科技 建设、维护和推广  备案号:京ICP备10001010号